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云天

云来山更佳,云去山如画,山因云晦明,云共山高下......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水云天欢迎自重、自爱、自尊......的男女老少朋友的加入,谢绝不在此范围内的朋友的邀请与来访。 免责声明:博客中资料所有未注明原创的,及所有图片均源自于互联网、源自于书籍摘录、及引用自博友的博客,其版权归属于原创作者或其合法者所有,如有内容涉及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本人,我将尽快处理!

站在2009年的门槛上  

2009-01-21 10:30:44|  分类: 海阔天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站在2009年的门槛上 - 水云天 - 水云天站在2009年的门槛上 - 水云天 - 水云天

王利芬是央视众多女主持里长得并不出众的一位,当第一次看到她主持的节目时,就被她的气度,口才和能力所折服,喜欢她的风格、她的睿智,在她身上看到的是一种女性少有的智慧与思想深度的所散发出的独特魅力。

站在2009年的门槛上
2008仍然环绕在我们身旁
我们的手指能触摸到雪灾的冰凉
我们的心头还留着汶川的悲伤
我们的耳边有奥运的欢呼
我们的发梢还飘着神七的欢畅
2008我们从来没有与那么多陌生的人握手 微笑
也从来没有为那么多不曾见过面的人揪心 哭泣
我们一起受挫 一起流泪 我们同喜我们同悲
2008无论是多么弱小的个体
无论是多么边缘的人群
都曾经与国家这两个字相遇
沐浴过一个民族的荣光
站在2009年的门槛上
我们的目光会情不自禁地穿过2008
打量三十年的历史长廊
1978年小岗村农民承包土地要冒坐牢的风险
1981年傻子瓜子雇工超过十个人引起全国性的争议和反响
我想说的是
只要我们拾起历史的点滴就会发现
我们已跨越了多少观念上的屏障
三十年中我们从未身临那么多戏剧性的变化
经历那么多新观念的冲击
接受那么多脆不及防的震荡
只要我们穿行在中国的人流中
从人们脸上 眼里 举手投足中
轻易地读出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特定的沧桑
处在北半球的中国每个新年都从冬天开始
一月的寒风中
我们怀揣着昨天隐隐的伤痛
挥之不去的遗憾
微不足到的心愿
偷偷发过的誓言
难以言说的惆怅
挣扎后的无奈
妥协过的理想
失望中的希望
还有对未来的忐忑
就这样站在了2009年的门槛上
门槛既是告别也是出发的地方
在这里 我们心头
总会泛起岁月的尘土风霜
心酸在额头密布
欣慰也在心头荡漾
站在2009年的门槛上
我们正在全球的经济萧条中保增长
没有人不希望拥有强大的经济力量
但在经济的潮起 潮落
我们不要丧失不可或缺的文化力量
我们希望随着财富的增长
能找到安顿自己心灵的地方
随着见识的增长不要在生命的意义上彷徨
无论贫富与否我们都过着有尊严的生活
无论获得与否我们的心底依然坦荡
无论艰难与否我们总能找到前行的方向
果真如此
那么中国
才会令世人心生向往
站在2009年的门槛上
每个人不得不背起属于自己的行囊
梦还在延续
歌也在心中吟唱
我们的前方无论是陆地 天空 还是海洋
未知旅途中情感的波澜无不起伏在中国发展的蓝图上

作者:王利芬

王利芬,先后就读于华中师范大学政治系、北京大学中文系,获法学学士、文学评论专业硕士和文学博士.曾在1995年至1999年《东方时空》、《焦点访谈》、《新闻调查》三个栏目中任记者,在《对话》栏目任制片人兼主持人。后在《经济信息联播》、《全球资讯榜》、《第一时间》、《经济半小时》任总制片人。现任《赢在中国》节目总制片人、主持人。 2008年1月6日,《我们》栏目开播,王利芬任主持人和总制片人。

王利芬:

 一个人起点低不可怕,不学习、不反思、不领悟最可怕,因为如果是那样,多高的起点也会相对在别的前进中变低。因为一定要记住:沉舟侧畔千帆过!我曾看见过许多极聪明的人,但最后由于自恃他的那点聪明,变得真的很平庸,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一个人如果意识不到自已的局限性,没有反省能力,就没有学习能力,也就是没有持续发展的能力。投资自已中间,最大的问题就是投资对自已的了解,我们很多人花在外在事物了解的时间远多于对于自我的了解,但对自我的了解,对自身不足的认识是一个人成功很重要的一环。

 让我折服的永远是精神和人格的魅力。 

让我感动的从来都是做人的真诚。 

让我佩服的一直是过人的智慧。 

我相信,这些东西才真正是人类的精华所在,它当然是我在生命的雨季时的缕缕阳光。 

我曾经在学校读了二十三年的书,然而每一本书都不如与一个智者的谈话精彩,这种谈话不仅可以开采出心灵的富矿,同时也可以尽情地阅读他(她)周身的空气,那种愉悦感真难以言传。  我是一个喜怒皆形如色,从面部表情可以长驱直入看到我心灵深处的人,不知暗暗发过多少誓要改掉这种一眼见底的现状,变得有成府变得深沉,但总不奏效,已过而立之年恐怕早已定型,再说许多看似有成府的人想什么我似乎也知道,所以也就变本加厉,索性直来直去也许这可能是许多人愿意与我谈话的原因吧。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